页面载入中...

最高检:今年要积极参与社会治理 解决难痛点问题 - 第4页

  很多翻译家也提出了和翻译有关的问题,如西班牙的马诺谈到翻译中国作家的作品,会对原文会进行一些修改,问余华怎么看。余华认为,因为文化差异和语言差异,在翻译过程中应该有一些变化,完全忠于原作的翻译不是一个好翻译。因为语言与语言之间的巨大差异,翻译在一些地方失去一些什么,又在什么地方加强了一些,原文和译本是平级关系。

  很多翻译家在翻译余华的作品时,甚至没有和他建立联系,遇到问题也并没有问余华,对于这种现象,余华说:“其实我是最好合作的中国作家之一,因为我不懂任何外语,他们问我什么语言翻译的最好,我都说非常好。作为一个作家,我的经验是首先要搞定出版社。在美国,我很早搞定了企鹅兰登书屋。因为美国编辑不懂中文,汉学家先翻译了,给编辑看了他很喜欢,出版了之后出乎他意料的成功。我也有折腾了那么多年搞不定的出版社,比如日本,但我搞定了翻译。搞不定出版社就先搞定汉学家,所以还是要感谢汉学家。”

  “第二点是作品出版以后,对于作家只是作品意义上的完成。读者带着自己的世界观和经历阅读这本书。他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也在丰富这本书,一部作品的完成是需要读者来参与的。命运确实很重要,命好和命不好差距太大了。首先一个人和他终生所从事的工作相遇是命运的安排。成为一个作家是命运的安排,我成为一个作家就比牙医更好。马尔克斯就是这样,他写《百年孤独》就是进入了上帝给予的状态。他运气比较好,命运更喜欢马尔克斯。”余华对于作品的出版和作家的命运给出这样解释。

  吉尔吉斯斯坦翻译家萨马特问起余华他如何找灵感和他喜欢哪些外国作家,余华回答:“第一个问题就很难,灵感很神秘,跟灵魂一样神秘,灵感来到的时候,你得要用手紧紧抓住他,写完以后才能放走。根据我的经验,不断工作灵感才能来,坐那抽烟喝茶不会来的。你必须得工作,打倒灵感,灵感就滔滔不绝的来了,你不去工作的话灵感不会来到。关于我喜欢的外国作家太多了,1000多人。比如,日本的川端康成、捷克的卡夫卡、美国的福克纳。今年年初发现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对我也有影响,他教我处理作品叙述中的高潮部分。”

  马尔克斯及其 《百年孤独》在获诺奖前就在精英层广为知晓

  陈众议:马尔克斯在1982年获得诺贝尔奖之前,我们已经写了大量的文章、甚至专著评介 《百年孤独》,因此其人其作在知识界中早已广为人知。中国文学的国际传播现在亟待弥补的是学术上的传播,首先要让知识界的专业人士、拥有核心影响力者对中国当代作家有最起码的了解,而不是坐等普罗大众的喜欢。

  郜元宝:其实鲁迅作品的外译也有一个艰难过程。在法国的传播是由留学生敬隐渔把翻译的《阿Q正传》交给法国大文豪罗曼·罗兰后才被刊登的,在日本,鲁迅亲自参与了其作品的最初传播,曾手把手指导当时名不经传的增田涉翻译《中国小说史略》。

  中文界和外文界联手做比较研究,在海外核心期刊上扩大影响

‹‹  1  2  3  4››  显示全文
admin
最高检:今年要积极参与社会治理 解决难痛点问题 - 第4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