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首次披露!火神山的秘密

  昨日晚间,当“俄罗斯政府集体辞职”的消息传来,岛友们是不是都震惊了?

  国内媒体和网上顿时猜测之声四起。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俄罗斯内部的政界人士、专家学者都怎么评价这事,民众又作何反应?

  “在世界中的中国文学”解释了民族和世界的关系

  郜元宝:最早提出这个话题讨论的可能是周作人和闻一多。最近王德威先生给哈佛中国现代文学史所写的序言,提出一个有趣的表述叫 “众生喧 ‘华’”。不同的声音讲的都是中国,这是一个很聪明但也很无可奈何的聪明。他又给中国现代文学一个新的空间定位,叫“在世界中的中国文学”,用的马丁·海德格尔的一个概念,Be in the World。本质上每一个民族的文学都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并非只有那些在国际大都市里产生的文学才有更多的世界性,或者必须让贾平凹笔下的农民讲英语,他的作品才有世界性。

  顾彬: 《红楼梦》在德国的1932年弗兰茨·库恩版的德语很美,再版量已达20万本,现在德国人已经说这就是德国文学史的一部分。我翻译过杨炼的五本诗集,他希望我翻译的他的作品应该能入德国文学史。但通过我的德文,也可能失去了他的中国性格,变成了另一个作家。1970年代,我和几个学生翻译了丁玲、萧红、鲁迅、沈从文、郁达夫的作品,都获得了成功。丁玲1930年代的作品充满女性的自我意识,很符合德国女性的口味,但从当时的德文翻译来看,也许丁玲变成了德国作家,或者一个国际作家。

  汉学家、文学经纪人对中国文学走出去贡献会更大

admin
首次披露!火神山的秘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